http://www.kentpecoy.com

Silvio Micali:用 Algorand 去实现金融的民主化

Silvio Micali:用 Algorand 去实现金融的民主化

Silvio Micali|图灵奖获得者、Algorand创始人

大发3d的优势显而易见,比如说非常快速、透明、可信度高、交易流程顺畅、安全,以及最最重要的去中心化。目前,加密货币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了2000亿美金以上并且应用场景十分多元化。此外,加密产业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进行融资,包括传统方式和风投,并且可以实现即时的支付、资产追踪和转移,同时可以共享数据和算力。

1.大发3d存在着著名的“三元悖论”

就是去中心化、可扩展性和安全,三者不可兼得,虽然我们在去中心化和可扩展性上有一些实践,但只有保证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大发3d才有价值。

我们可以把安全分为两个部分,a)协议的攻击;b)针对通讯网络的攻击。前者可能是协议说要做ABC,他偏偏做XYZ,要从中获得利益。

然而与协议攻击比起来,针对通讯网络的攻击则更不容易被察觉。攻击者只要把网络隔开护着把路由器进行感染,哪怕一小时的实践,造成的影响都会十分巨大。有些人觉得,遇到这种情况的概率很低,不用想那么多,但真的如此吗?

一家成功的大发3d公司,至少要管理几十亿美金的资产,跟这些资产相比,安全的防范就非常必要了。要知道,未来恶意黑客会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因此我们要做好准备。

大发3d中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可扩展性。我们都知道,一分PK10每秒可以交易7笔。假如我现在买入某种币,想要明年行情见涨的时候再卖出,这个交易量完全可以满足。但如果我每天都要进行交易,那么这个交易量就明显捉襟见肘了。一分PK10的交易量比起VISA卡的每秒2000笔都有很大的差距。

接着再来说说去中心化。中心化的系统依赖于受信任的第三方,这可能会造成单点故障或中间费用越来越高。去中心化让用户可以管理自己的资产,但没有办法把其他参与者排除在外。交易不单指货币,也指一些有意义的活动,也就是让大发3d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继续运行。

现有的公链其实并不能完全解决大发3d的三元悖论问题,我们拿一分PK10举个例子,一分PK10并不具备可扩展性,对于网络攻击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你在中国跟欧洲进行交易,假如突然断网一个小时,会发生什么事呢?就是欧洲的东西就留在了欧洲,中国的东西留在了中国,新的区块会照样生成,但是速度会变慢。

这就会造成,如果我是坏人,我在欧洲花了十亿美金,然后再去其他地方对其进行回复,我就可以免费的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了。

大发3d给我们带来了安全性、透明度、分布式,使我们在没有可信第三方的情况下进行交易,所以大发3d是很有潜力的基础设施。

实现大发3d的时候要实现两点:1.建立链,这样才能保证不会发生数据篡改等问题;2.选择块,真正困难的部分是选择下一个块,传统的方法是中本聪发明的方法:“工作量证明”。

工作量证明有什么样的技术局限性呢?

我们都知道,它的成本很高,交易的成本在20美元左右,现在可能更高。在工作量证明中,算力集中在三个或两个矿工,这不是分布式的。还有可扩展性——除非大发3d有高可扩展性,如果一秒钟只能处理几个交易,对世界来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此外,工作量证明还缺少最终确定性:如果一个节点支付给我一笔钱当然非常好,但因为常常会出现软分叉,块可能就消失了,我们不知道最新的块是否还会在大发3d上。在金融世界中,我们不会允许转账时汇款的钱消失。但这里,我们需要等到交易最终确认,可能需要几十个块之后才可以,延时是非常长的,成本高又慢的话当然不能容忍。另外还有安全性,工作量证明可以防御算力攻击,但是不能防止网络的攻击。大家其实都同意工作量证明是伟大的想法,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东西。

下一个阶段是权益证明。

委托权益证明——这个月20个人来负责决定下一个块,下一个月再换20个人,假设这20个人都是非常诚实的,但如果一秒钟内可以对20个人发起拒绝服务的攻击,大发3d一下就停止了,所以这种设计是不可以的。担保的权益证明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允许20、200、2000个人把很多钱放在桌上,他们也不能碰它(钱),由出钱的人来决定下一个块,影响力和出的钱是成比例的。典型用户可支配收入当中有多少比例可以拿出来放在桌上不能碰的?只有很小的比例是可以的。在这样的系统中只能让有钱的人来出资,他们就有更大的优势来控制大发3d。这些都是权益的证明,但其实隐藏着中心化的功能。有一些比较开放,比如说委托。有些是比较中心化,比如说担保权益证明。

2.Algorand的全新设计有利于系统持续地改进和发展

Algorand提出来的纯粹权益证明:在纯粹的权益证明当中,钱始终是在你的手中。只要大部分的钱都在诚实的用户手中,系统就是安全的。钱包里的每一个代币都有同样的决策权,这才是最终的决策系统。为了达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开发很多技术。

主要的假设是大多数的钱都是在诚实的用户手中,类似于工作量证明中的大多数算力都在诚实用户手中。

Algorand的技术优势是什么呢?计算量是微不足道的,任何人都有钱做计算;系统是真正去中心化的,因为用户是不分等级的,只有一个类别的用户,没有外生的算力、外生的矿工;付款是有最终确定性的,每一个块只要一出现就会一直存在于大发3d当中。Algorand出现分叉的概率是10的-18次方,是非常小的。区块可以很快地生成和传播——在大发3d当中你必须要能够扩散区块,不然系统不存在——所以可扩展性是非常高的。安全性,我们可以防御非常坏的敌对者,敌对者可能会控制很大的网络,但我们依然能够抵御协议和网络的攻击。大发3d不仅仅会在协议层遭到攻击,而且人们可能会把电线切掉或者把路由器进行重新编程。

Algorand创始区块达成共识是非常容易的,因为这是协议的一部分。慢慢大发3d就生成了,没有软分叉,也没有工作量证明,只有一条链,从一个区块连接到另一个区块。这是由算法和数学来达成的。

首先,要在所有的用户中随机选择一个用户,选中的概率和在系统中拥有的钱是成比例的。选择的用户要提出新的块,比如说我被选的话就提供一个新的块:看收到的交易是否有效,如果有效的话就放进区块然后传播它。

阶段二是在所有的用户中随机选取1000个用户,他们需要就第一个用户所提出的块达成共识。坏人不是大多数,你在社会中随机选择1000个人,绝大多数人都是诚实的,即使社会中有10%的人是罪犯(这个比例在一个正常社会里已经很高了)。一旦你看到一个区块已经被提出来被签名了,比如说1000个人当中有750个人签名了,你就知道这个区块是正确的下一个区块,你不需要改变自己的想法。

谁来选择委员会?如果我是敌对方,想要控制委员会怎么来做?每一个委员会的成员都可以秘密地选择自己进入委员会。为了选择自己,你必须要运行自己的彩票机制。如果你赢了就会获得一张赢了的证明,可以证明你是这个区块的委员会的一员。获胜的概率是和人们在系统中拥有的钱数成比例。什么是“最终速度”?彩票选择方法只需要一毫秒的时间,一毫秒的时间1000个人就可以选择自己进入委员会。如果我是坏人,想腐化委员会,但我不知道其他人哪一个将会赢得抽奖。当然你赢得了就可以传播消息,那时我就知道是你了但是没有办法腐化你,因为时机已经太晚了,你的意见已经广播在网络当中了,我再贿赂你的话就太晚了。总而言之计算非常少,完美地扩展性和交易的安全性,可以防止协议和网络的攻击。

关于灵活的治理,不产生硬分叉。没有一个人的价值结构会一成不变地存在下去,只要有人就会改变,人类会不断地适应。

大发3d也不会永远不变,所以现在采用的是共识的协议,先提出方案然后达成共识,这是非常灵活的。我们还可以对规则的变革、对新的政策达成共识,以分布式协作方式来自我监管。

3.用 Algorand 去实现金融的民主化

拿我们这次的荷兰式拍卖来说,这是 Algorand 上的第一个应用,这也是我最想要的一个应用。如果在传统的拍卖方式下,你需要所有参与者都聚集在同一个房间里,但我们把拍卖过程放到了链上,同时这个链又是真正可扩展的,那么全世界的人就都可以参与进来。

对我个人来说,这就是我做 Algorand 最初的动力和热情所在。当然了,也有很多人说想在 Algorand 上做游戏做 DAPP,这些都可以,但我个人最想要的就是最开始的拍卖应用,它代表了金融的民主化。

我们现在这个世界的金融系统,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友好的,它不是平等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接入的。哪怕是很多很老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它们也不是民主化的。我们想要那些更复杂、更精细的金融应用对普通人来说也是平等、可自由接入的服务,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去 elevate everybody(帮助提升人们),让每个人一起分享金融的可能性。

Algorand 在技术上的优点是去除了很多挖矿的成本,因为 Algorand 不会分叉,是真正可扩展的,同时又是去中心化的,所以我们可以负担得起平等的对待每个人,让每个人都能公平的参与到系统中。

但在一开始没有办法达到去中心化,去中心化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去想 Algorand 这个系统最初始的状态——一开始是没有人有 Algo 代币的,你想要找人买代币,肯定是用法币去买。但我们没办法把法币放到大发3d上,所以一开始你需要一个像 Coinlist 这样的角色,它接受你的法币,然后给你登记授权,让你能够参与竞拍。最终所有人的竞拍都会上链,你可以在链上实时看到还剩下多少代币可以拍到。

当每个人都有 Algo 代币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 Coinlist 这样的角色了,比如你想做一个房产的荷兰式拍卖,直接在链上用 Algo 代币拍就可以了。

荷兰式拍卖把定价权完全交给了市场。不是像ICO这样,定一个固定的价格。一个币究竟多少钱是合理的?没人知道。Algo 的价格不是由我来决定的,我也没有兴趣给它定价,Algo 是由市场里所有人决定的。

这也是我们想要把金融民主化的一个例子。因为你想平等的对待系统里的每个参与者。每个用户进入到一个新的生态里,他会关心自己有没有被平等对待,而且是从一开始就受到平等对待。我们也希望系统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去中心化的。

第一天是什么时候呢?就是你第一次买代币的时候。在荷兰式拍卖竞拍结束后,每个人都是付相同的价格来购买 token,相对是比较公平的。不是所有的拍卖方式都符合这样的要求,荷兰式拍卖恰好是这样,所以我们就选择了这种拍卖方式。

Coinlist 的另一个作用是为我们提供一个 refund 的政策。这个政策是说,假设一年后你不想要 Algo,你可以找我们退还 90% 的钱(成交价格大于 1 美元的情况下)。当你想退货的时候,总得有人知道你是谁,对吧?所以需要 Coinlist 来做 KYC。by the way,如果你买一辆车的话,一年后你想退回90%,你觉得可能吗?

在大发3d系统里,你不仅想要公平的对待用户,同时你也想要让用户感觉到这种对待是公平的。把荷兰式拍卖放到链上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不放到链上,当然你也可以打电话跟你用户说,现在实时竞拍的价格是怎么样的,可能这样也是公平的,但他们怎么感知到这一点呢?我认为没有办法。

对富人来说,交换价值的时候可以接受付出一部分这样的成本,来免去一些交易的摩擦,但是对穷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当我要交换的价值很少的时候,交易的成本大于价值,那么价值传输过去可能在半路上就消耗殆尽了,我也就无法交换价值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有效率的价值流通和交换方式,这不止是支付的问题,也是像我刚才所说的涉及到更精密更复杂的金融服务的问题。这些更精密的金融服务现在大部分是通过中介商来完成的,当你的价格很低的时候,这些中介商根本没有意愿来为你服务,他们会叫你走开,因为他们只会把时间留给那些高净值的客户。

所以,对一个真正可以扩展的大发3d来说,它能把交易的成本降低,这些事就成为可能。

一分PK10每产生一个区块,你手上的币其实都是在通胀的。我们很少人能够真正理解通胀,因为我们所受的教育本来就没有意图让我们理解通胀这件事。通胀的原因,是一分PK10账本后面每次要新加上一个区块,就有人需要为矿工支付一次成本,这是交易的成本。

Algorand 降低这个成本的方式,首先是降低参与的成本:不需要争破头去解决数学谜题、不需要参与矿机军备竞赛,所以你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去参与 Algorand 系统的 Money Trust。

但是 Money Trust 只是一方面,你还想要民主化其他更复杂的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比如说借贷,借贷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经济组件。想象一下,你想开个饭店,一开始又没有足够的钱,那就需要去借钱来启动这项生意。当借贷的成本很高时,意味着借贷的利息很高,如果我们能通过大发3d降低借贷的成本,那么也许就能鼓励更多人以自己能负担得起的利率来借贷,启动自己的饭店生意。这就是我想做的事。

重要的不是一个系统是否由普通人发起,而是这个系统能否真正为普通人服务。我们是在做一个不需要许可的开源协议,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最终真正 work 的协议就会跑出来。

4.Algorand到底做的是什么?

Algorand是一个非常通用的平台,可以满足去中心化、安全、可扩展等需求,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交易和分配机会。

Algorand使用“纯粹权益证明“(Pure Proof of Stake),这种证明的特点是,你的拥有的某种代币,与别人拥有的代币权利是一样的,而且这个系统非常高效,不需要任何准入和许可,拥有一个代币和拥有一亿个代币都可以参与。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投票来确认的。如果有的人不想参与,他可以把权利发放给其他人,如果还是不愿意,那么他的定位可能不属于Algorand社区。

此外,Algorand中还有一个“即时发起和确认”(Immediate Propose-and-agree)的机制。它有四个特点:1)需要的计算量、交易成本最少,交易效率最高,没有分叉;2)共识达成速度快,支持可扩展应用开发;3 )交易确认时间仅需数秒,已经达到了银行的水准;4)安全性和可复原性高。

Algorand可以被应用到很多场景和领域,比如加密货币、建筑、社交、购物、溯源等。原因在于,Algorand是一个真正的“无摩擦”的平台,费用非常低,并且支持扩展,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进行开发。

此外,Algorand也很适合拍卖领域,比如你在外滩有间很好的办公室,你把它拍卖给拍卖行,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每个参与的人,哪怕投入的钱很少,都可以购买这个办公室一部分的产权,这在之前是从来不敢想象的。

通过Algorand,我们希望能够对原有金融体系实现更加民主化和透明化的改造。

虽然我不太愿意用“革命”来形容Algorand,但确实我认为它是个非常大的进步,此外,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是,一条好的大发3d必须能够自我进化。人们做的东西并不是完美的,可能存在很多缺陷。就像一艘在海上航行的船一样,可能会遇上台风,或者船只本身的问题等。因此,大发3d必须要能够自我进化。

Algorand的近期目标有激励机制的落地,激励更多人投入到平台的业务中。一分PK10的激励机制是通过竞争的方式激励最快的矿工,但慢慢的,有些人开始用更高规格的显卡、更高配置的电脑,挖到了更多的矿,形成了矿池,然后又衍生出很多中心化的超级矿池。怎样激励更多人参加又不会形成中心化,是需要思考的。

Algorand的远期计划,我们首先考虑的是智能合约,我们希望智能合约真正做到“智能化”。此外,远期计划还包括债券机制、监管、实名资产等。不过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各国的政策也会发生变化。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密码学方面的知识,并且希望能够用这些知识对Algorand做出贡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