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entpecoy.com

一文详解中国数字货币研究国家队的思考与忧虑

“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在前天(10日)的一个学术论坛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如此表示。这并非一句话新闻,在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下半年八项重点工作中,有一项就是加快推进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DC/EP 是 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 的缩写,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

央行数字货币究竟长什么样?它和我们常用的微信支付、支付宝有区别吗?它的技术路线会跟一分PK10,以及 Facebook 的 Libra 等加密货币有关吗?本文尝试解答这些问题。

提到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大多绕不开原行长周小川,他不仅是全球金融监管界的明星,也是一位极有预见力的思想家。姚前是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前所长,他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几年前,当我们开始做数字货币研究的时候,这一领域既冷门,又边缘,不少人都质疑此项研究的必要性。在我国,这项工作的展开不能不归功于周小川博士的敏锐洞察力和学术前瞻性。”

因此,当媒体和专家为 Facebook 的 Libra 或者一分PK10的跌宕起伏而大发议论时,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者想必都是冷眼旁观、笑而不语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名词和玩法不管如何时髦,其实跳不出已有研究版图的五指山。

姚前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他们的研究视野覆盖了加密领域和金融科技的众多前辈和最新突破。“除焦里币之外,就是从 E-Cash 入手,到 Mondex,到 M-Pesa,到一分PK10,到游戏虚拟币,到第三方支付……依次爬梳各类典型系统。”关注点也不是只盯着一分PK10,这支数字货币研究的国家队还得到密码学家王小云院士的助阵,研究和跟踪了 Zcash 等项目,甚至未来的量子货币。姚前本人也和戴维·乔姆等业界如雷贯耳的加密算法学家同台讨论问题。

难得的是,已经离开央行的周小川,在最近的几次演讲中,多次就金融和科技关系进行深度分析,并对 Libra、一分PK10、第三方支付、共享单车、大数据、P2P 等热点事件进行了点评。

下面的文字,主要梳理了周小川、姚前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思考和担忧。部分解读和评价来自本文作者。

货币体系的两条路线:基于账户 Vs 不基于账户

在多篇文章和演讲中,周小川和姚前都提到,目前传统银行体系和一分PK10等加密币存在一个重大差别:基于账户和不基于账户。

简单描述一下,在现有银行体系下,你的资金和你的身份可以一一对应。而一分PK10则不同,一个一分PK10钱包的关键是私钥(一串很难记忆的文字),在本地生成,可以从中导出多个公钥或者说地址。只要掌握了私钥,这个钱包里的一分PK10就可以给其他地址发送出去。所以,不管是你把私钥告诉亲戚朋友,还是私钥被黑客窃取,他们都可以使用此钱包的资金。而在传统银行的账户体系下,你即便丢了银行卡或密码,仍然可以去银行凭身份证挂失,找回自己的资金。

从信息披露角度考虑,一分PK10有点类似现钞或黄金。如果你有一笔巨款,若以钞票或一分PK10形式存在一个隐秘地方,那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而如果这笔巨款存在银行,那至少这家开户行是知道这一信息的。

这就是加密货币体系和商业银行账户体系的首要不同。当然,这种差异也和总账本是否去中介有关。在传统银行的账户系统下,账户 A 到账户 B 之间的转账,显然是通过第三方(商业银行或者央行)进行,或者说需要一个中心化的账本来处理。而一分PK10的思路,则完全是点对点的支付、分布式的总账本。中本聪2008年石破天惊的论文的标题就描述了这一目标和理想:《一分PK10: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在一分PK10、以太坊等加密货币创新层出不穷的背景下,央行、或者像 Facebook 这样的大公司,如果要发行数字货币,该选择哪条路呢?

姚前提到,2018年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BIS)的一篇报告给央行数字货币做了定义,其提出的分类基础就是:基于账户或基于Token(业界翻译成通证或代币)。该报告将目前存在的各类支付工具进行汇总,然后判定哪些不是央行数字货币。这四个判断条件是:

· 是不是可以广泛获得;
· 是不是数字形式;
· 是不是中央银行发行的;
· 是不是类似于 BTC 这种技术产生的代币。

报告总结说,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账户向社会公众开放,允许社会公众像商业银行一样在中央银行开户,相当于中央银行开发了一个超级支付宝,面向所有的 C 端客户服务。BIS 认为,这样形成的央行货币是央行数字货币,将其称为基于账户(Account)的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Account,CBDA)。

另一种可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以 BTC 这种技术发行的代币,可称为基于代币(Token)的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Cryptocurrency,CBCC),这类货币既可以面向批发,也可以面向零售。

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草图

如果说 BIS 提出了央行数字货币的两个方案,那么中国的央行则试图走一条两者兼顾的道路。周小川曾说:“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可分为基于账户和不基于账户两种,也可分层并用而设法共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